menu FlyingSky's Blog
message
November 29th, 2020

「我大概还是生存着,而且生存的好好地。既作为提线木偶在这个矫正教育下生存着,也作为哑剧演员在吃饭照片里生存着。既作为事件的主角在网络中生存着,也作为幼稚的孩子在父母想法中生存着。既作为有尊严的女孩在现在生存着,也作为被定义的男孩在未来生存着。」

「如果你能记住我的名字,如果你们都能记住我的名字,也许我或者『我们』,终有一天能自由地生存着。」